dabwb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六十七章 邀宴展示-golsd

Home / 玄幻小說 / dabwb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六十七章 邀宴展示-golsd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虽然在迷地没有人车分道,但圣城埃斯塔力好歹是个大城市,在主要道路上往来的载人载货马车也是接连不断。所以在路上走的行人,都会很有自觉地靠边走。要是碰着伤着了,对方倒不至于肇事逃逸,但也别想什么负担下辈子、精神赔偿之类的。迷地碰瓷没钱途呀。
即使如此,林也没能加足马力。因为光是油门轻踩,速度就比马车普通行进速度还要快上一点;要是油门全开,不说别人会害怕,连自己也会害怕。倒不是对十几年没开过车的技术没信心,或是担心车子散架,纯粹是因为对这路上的人没信心。
这辆奇怪的机器上路,会引起众人指指点点,这是在某人的预期之中。但有不少人直接跳到车前,打算把车拦下来,这可就在预料之外。搞不懂这些人的意图为何,反正也没打算跟他们解释,所以林选择直接闪过了事。
要是距离远点的,方向盘一打,闪避了来人;要是距离太近的,直接一个闪现术,把人从路中央扔到路边去。至于他们会不会受到异种能量的污染可就顾不上了,因为不这么做,就只能往对方身上开过去。
某人可不打算驾驶着迷地有史以来第一辆车,再发生迷地有史以来第一次车祸。
等到手感回来之后,林试着加了些速度。约定的晚宴地点,是在圣城的IV号区,距离自己所住的VI号区有些路程。
用闪现术当然是瞬间就到,但是坐马车的话也得花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这也是某人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用走的缘故。至于开车要花多久,那可就拿捏不准了。
除了看自己的驾驶技术与路况外,林还在路上做一些简单的测试。基本的一些煞车、转向状况模拟外,林还测起车用的导航系统。
利用奥术之眼记录下城镇街区,再反过来展示出缩小比例的实景图,是自己玩烂的一门技术。那么以此为基础,设计一个导航系统就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然而到现在,迷地也还没有所谓的交通法规。所以导航的规则除了最短距离外,就只有设定路宽要足以容纳车辆并行。太窄的巷子就不去钻了。
其实这些也都不是首创。早在大改飞空艇席德号的时候,就有使用相关的技术。只不过那是在空中飞的飞空艇,空中的航道可没有地上的街道那么复杂,所以这套车用的导航系统还需要调整。
而飞空艇席徳号有搭配导航系统的自动驾驶模式,银须矮人们当然也打算在汽车上搞这么一套。虽然矮人们提出的方案,在林看来有可行性,但已经开发出来的系统还不成熟,所以某人不打算把小命交到这上面,也就没有开启银须版的自驾模式。
就在摸索与测试中,林在不知不觉间抵达了目的地。
名门闺秀田家女
一个怪模怪样的金属怪物就停在宅邸之外,门口的守卫怎么可能不紧张。特别今天是有客人到来的日子,还都是自己的主人吩咐必须要小心招待的人。不论那几位是否能自己解决麻烦,做主人家的无法帮进门的客人解忧,底下的人可不是被骂句‘失职’就能解脱的。
不过就在当中一名护卫,准备拿着手中的长矛戳那金属怪物时,这才注意到怪物的中段内部坐着一个人。那人探出脑袋和一只手。说道:“我是来赴宴的。这是邀请函,请确认。”同时将手里那封描金的邀请函往前递出。
看来不是怪物呀。两名护卫松了口气,又恢复其端庄威武的神态,验过邀请函后,毕恭毕敬地说:“已经确认阁下的邀请函。不知您……”
听着护卫迟疑的声音,林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担心什么。便说道:“请告诉我马车停放在哪里就好。这辆车没有人在里面驾驶的话,是不会动的。”
虽然不太能理解这只金属怪物是什么东西,但既然这位客人说没人控制就不会动,多少能让人安心一点。在这个满是魔法师的城市,稀奇古怪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哪有什么标准可以限制所有人,更别说自己也就是个守门的。
永橫
在指引之下,林将汽车开到一堆马车中间停妥,便朝主宅前进。这处宅邸依旧是主人家不在的状况,留守的执事暂代管家之职,站在门口处迎接客人。
今天参与宴会的人颇为热闹,而且清楚分的出来有两拨人。一群是以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为主的魔法师,有年长者,也有年少者。相同点在于,都穿得相当豪华。
这里的豪华可不光是指穿着相当华丽,而是说附加在其上的魔法,其权能之盛就如同一口气喷了整罐古龙水的男性或整瓶香水的女性一样。不用靠近,远远就能闻到那强烈的存在感。
重生之精灵舞者
这一副看起来随时准备干架的模样,让某个来赴宴的家伙嘴角抽了抽。幸好这只是穿戴在身上的装备,而不是拿在手上的武器。要是他们还手持魔杖,或其他各种魔武具,那今天这一场肯定是鸿门宴。什么也不用吃了,直接跑或直接开打,也许还能省事些。
天才后卫 幸福微光
圣光 通吃道人.QD
话说,这是被匣切戳怕了嘛。
另外一群人则气质完全不同。魔法师无论如何,都会带点见识过血与火,在厮杀中成长的气质,没有谁的手会是干净的。没有见过血,根本无法跨过那道门坎。魔法师在迷地,可不是杂耍卖艺,或是关起门来只做研究,不问世事的。
但那群陌生人,比较像是文质彬彬的贵族。有男有女,穿着都相当端庄得体。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当中的男性都穿黑色燕尾服,女性则是维多莉亚风格的华服。满满的蕾丝、细纱、缎带、荷叶边、蝴蝶结,还有多层次的蛋糕裁剪、褶皱、抽褶等元素,华丽且含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除了这两拨正谈笑着的人外,墙边还散布站着一群武装护卫。他们是短衣窄袖武装带,肩挎一杆燧发枪。站得笔挺,如旗杆标枪一般。
枪这种玩意儿,其实迷地早就有了,最著名的莫过于矮人火枪、地精火枪。前者只有少部分矮人才会制作,并且被视为矮人族的机密;后者则是不靠谱到没人敢用。再加上魔法当道,所以热兵器的发展在迷地并不像在地球那般热烈。
正因为枪不受重视,认识这些燧发枪的人可能就不会太多。光看在场的魔法师们谈笑自若,一点也没有受到威胁的模样。某人就猜,大概他们都不知道围在墙边的那群护卫,肩上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但老实说,就算知道了,凭那前装式的燧发枪,还真吓唬不了魔法师。单发射击,就眼前这点人数也不成规模,更不用说这里法爷的数量可是多过枪。
假如说,对付得是自己……假如墙边站得是一排提着火神炮的暴君,某人二话不说,绝对溜之大吉。但一群看起来还算精神,离真正精锐的精气神却还有一段距离的燧发枪兵,也许还能留下来看对方打什么主意。
呆站在门口处没有多久的时间,主要邀请人,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便迎了上来。先是介绍着身边的魔法师们,他们都是巴巴克的亲朋好友,要不就是这些人的徒子徒孙。
待林与众人一一见礼后,法圣这才客套地说道:“崔普伍德阁下,终于又见到你了。期刊上的数学知识越来越高深,没有静下心来仔细思考,都还会想不通。而你在最后所留的那些经典难题,当真无解?”
林笑着回道:“法圣阁下,只要是存在的题目,怎么可能没有一个解释呢。一定会有一个合理的答案,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怎么会,阁下对于数学的理解,是许多人都得要仰望的。我可是拿着你的期刊,去问倒了不少一把白胡子,谁都瞧不起的糟老头。假如你也不能解答,那谁行啊。”
“浩瀚宇宙,奥妙无穷,我也不是什么全知全能,法圣阁下太看得起我了。但是今天没有解答的学问,不代表明天也不会有。我们不断精进学问,并培养下一代的人才,不就是希望他们可以站在我们的肩膀上,朝着更高的地方迈进。在这教育英才方面,我可远不如阁下呀。”林指着围在巴巴克身边的一众法爷,羡慕地说道。
顾莲宅斗日记
“好说。”客气地应和着的法圣,突然熟稔地勾搭起某人的肩,低声说道:“偷偷问你一句,你真的和那一位交手了?”
“那一位?谁?”
面对如此疑惑,巴巴克‧阿布那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谨慎地用手指比了个十,又比了个四。林这才猜到,对方指的可能是那位十四王子──阿札德‧卡札尔尼亚。无奈地说:“是啊,真的交手了。我还差一点就丧命在那位高贵之人的手底下呀。能够活下来,真的是侥幸。”
“呜啊,你待会一定要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松开勾住肩的手,又恢复正常的交谈距离。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将林带到一位中年绅士面前,说道:“先跟你介绍一下,今天的另外一位客人,嘉隆商会的阮文越先生。”
尽管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却是一种充满睿智的光辉。搭配那一身剪裁合身的燕尾服,油亮且优雅的发型,可真是一位连同为男性都无可挑剔的绅士。他伸出了代表善意的右手,问候道:“崔普伍德阁下,久仰了。”
同时还有站在他身后的年轻男女们,或是点头,或是举杯致意。